作者:刘友祥(水产海运)

白云苍狗,转眼间,来海运工作已近20载。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兵,对航海人来说,再恰当不过了。20年的岁月,经历过种种大小事,亦面对过人生种种,但弹指一笑,多随云烟而去。留下的点点,如晚霞朝露,依稀难辨,而唯有一事,恍如昨日,恐怕将记忆终生的,那就是2002年,我结婚那天的考试。

2002,我近而立之年,似乎注定了忙碌。当年休假时,正值海事部门规范任职证书,渔业船舶证书已经不能使用,像我一样的很多同事都面临着艰难的选择,好在当时的李德信总经理亲自跑北京,给我们争取到可以考试的机会。机会难得,必须全力以赴,才可实现人生的转型,这也算事业吧。而另一方面,认识一些时日的女友,也因年龄问题,催促我赶快结婚,加上我家老娘,两个我最重要的女性,整天死缠烂打狂轰乱炸,似乎不结婚就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,对她们来言,这是重中之重,其他无论何事都得给它让路。怎么办,向来想做好balance  family and job的我,只好咬咬牙答应下来,一根扁担挑两头,齐抓共管吧。

妥协之后,遭罪的就剩下我这120斤的小身子了。房子刚刚交了钥匙,需要装修,结婚的物品需要购置,考证,还有我报的自学考试。人生怎一个“忙”字了得。光忙也不要紧,还得安排好时间,要不就会发生冲突啊。在婚期的安排上,就出现了难题,最后反复斟酌,决定安排在12月中旬,因为按照考证时间安排,11月实操考试,1月是理论考试,中间这段时间算是忙里偷闲的。谁知,天算不如人算,不知何故,学校把实操考试延迟了2周,结果,结婚那天正好有考试安排,但事已至此,已无更改可能,只能见招拆招,临时发挥了。

等到结婚那天,我西装革履,新娘子婚纱加身,所有的仪式还得按部就班,一样不能少,必定是终身大事啊。只不过时间要抓好,上午就让别的兄台考吧,我是没时间的。下午一点多,饭是草草将就了下,就跟老婆坐车去了船院,因为考试结束我们还要到沿海一带录像。到校的时候,已经2点半,找人一问,前面还有2,3位同学,就稍微等一会儿硬着头皮进去了。科目是电气,考官是“老阴天”,要求之严早已声名在外。我倒吸口凉气,心想自己肯定要挂,因为他的课,我请假没来。事到临头,怕也没用,只好孤注一掷,走到哪算哪。还好运气不错,我抽到的是并电和查找电路故障。考官抬起头,这才注意到我的行头,可能监考多年来,也是大姑娘坐花轿——头一次遇上吧,脸上露出了诧异的表情。怎么今天结婚,他又恢复了他的严厉。我忙递过喜糖说,按照以前的安排早考完了,结果学校这不又延期了嘛。他说该怎么考怎么考,别以为自己大喜的日子我就会通融。我说是。其实我心里已经有底了,因为这2题是我的长项,多年的操作,已是易如反掌的。先是并电,柴油机响起,我信心十足的过去,调速,开同步表,11点钟方向,并,2车稳稳的并联运行起来,成功。考官面无表情,似乎对我说这个简单,不能说明什么,等下一项吧。你把这个故障排除,并告诉我原因,他指着一个启动箱说,电路图在黑板上。我暗自得意,要是让我背什么条文,我不一定全答对,但是这个,我定会手到擒来。我三下五除二,用了不到一分钟就搞定了,他有点瞠目结舌。询问我是什么故障,我说短路。由于是说的,他听不出是“短路”还是“断路”,我马上在黑板上写了个“短“字,他心悦诚服。你是不是干过电,他问,我老老实实的点头。我说嘛,一般的同学都难以通过,即使过的也得搞10分钟以上,你却怎么快就能解决,原来遇上行家了,好,满分。

妻在车里见我满面春风地走出来,早已明白了七八分,打趣道,人家关云长温酒斩华雄,我老公盏茶过考试。我说托你的福,人家说花开并蒂莲,我考的是同步相随的并电,得益于大喜之日啊。

1个月后,我走上了理论考试的考场。参加那期考试的有20多位同事,只有我一人成功通过。

许多年后,每每和妻谈起这段结婚之日的插曲时,她都似有不平之色。人家结婚不是旅游就是招待朋友,那像你,竟然是考试……但我能从她的嗔怒里读出那一丝丝的得意。或许,这样的结婚记忆更有意义更值得玩味吧。

2015-07-07

为自己鼓掌 促中鲁成长(二等奖)

上一主题:

发布时间:

企业文化

结婚那天考试(二等奖)

下一主题:

海延分公司近期举办了新《安全生产法》学习讲座